您现在的位置是:

公告现场丨吉克隽逸《世界公民》演唱会:呈现

2019-02-23 17:43

  以一场演唱会来说,《世界公民》呈现出的奇异质感还不仅仅体现在规模上。在我们的常识中,一位歌手演唱会中的歌曲,应当以观众所熟悉的“老歌”为主,即使是新专辑巡演,也往往是在新专辑发布一段时间后,在歌曲已经具有一定认知度的情况下进行。但吉克隽逸和billboard最终在《世界公民》演唱会中用将近2/3的篇幅来演绎了完全未曾发布的新歌,展现出惊人的果敢。

  ”在《世界公民》演唱会的制作过程中,曾朝乾突然领悟到只有不断地交流和磨合,歌手才会把灵魂交到导演手中,而导演才能有机会把它再传达给观众。在热烈畅快的下半场结束后,观众们完整地拥抱了这场演出炽热而又充满弹性的灵魂。而上半场的最后一首歌——也是《世界公民》中的抒情主打《孔雀》,则用间奏时炸裂的鼓点、器乐和灯光瞬间引燃了原本平静的空气。然而这样的忐忑也并没有持续很久:“当我平静下来,听完了所有的这些新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极大的安心,因为这些歌曲的质量很高,足以让第一次听到它们的人也非常享受。刹那间,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吉克隽逸在第三张专辑中想要展现的辽阔宇宙在这音乐的爆发中包裹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开始重新策划、写故事线,以“在M空间这样规模的场地做出大型演唱会的品质”为前提去重新设计每一个环节。这样的体验是奇妙的,是过去的千人级演唱会和万人级演唱会都不曾有过的丰富感受。

  事实上这也正是《世界公民》这张专辑所想要传达给人们的信息:好的音乐是纯粹的,即使之前没有听过,即使你无法明白它歌词的具体意义,它也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能给你非常直观的享受。

  但当导演第一次和歌手与制作人提案时,他很快就从两人的表情中读到了她们想要的远比一个普通的,新歌发布会式的live house演出要多得多。“我发现吉克和文佳对我们的计划并不非常兴奋。她们对呈现吉克隽逸音乐的方式有很大的期待,但很显然我们的第一个案子并不能满足她们的这份期待。”虽然大家的共识是去掉舞群、特效、夸张的造型等外部的元素,但显然,吉克隽逸有着对更丰富和优质的内容的要求。

  在《世界公民》演唱会的整个制作过程中,吉克隽逸在策划和细节编配上的参与度在曾朝乾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也算是最高的一次。对于这位做了20余年演唱会的导演来说,这也算是再度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许多歌手可能是到了排练、演出的阶段才会了解到整个演唱会的流程,然后还要再多一些时间才能明白我们在设计这些环节时的用意。但吉克隽逸并不是这样,她充满了参与的意愿,也有着丰富的想法。”例如开场时在镜子上用口红抄写歌词的点子,就是吉克隽逸自己想出来的。

  这样大量的沟通和互动,使得《世界公民》演唱会达到了一种高度的定制化。而这种令歌手充分介入,高度定制,并且具备大型演唱会品质的中型演出,也将成为此后“公告现场”所有演出的标准。

  在演出有可能因此搁浅的情况下做出第二次提案,billboard整个团队都背负了很大压力。“我当时有点慌,但在这过程中我的斗志也被激发出来了”曾朝乾说,“虽然我们在做一件新的事情,但我想这不是不可以做到的。”新的方案不再试图做一个新歌发表式的演出,而是要讲述吉克隽逸的成长。“演出的上半段的概念是‘Start Off(出发)’呈现的是她在出道前,在小一些的舞台上演唱时的状态,所以在配器和视觉效果上都会收敛一些,但这并不代表着简单,而是以更细腻,更丰富的细节去呈现吉克隽逸的内心。而在下半场,我们的概念是‘Here I Am(我在这里)’展现的是站上更广阔的舞台的吉克隽逸,我们会用视频、音乐的编配以及所有的硬件条件,去让她的气场最大程度地释放。最终完整地演绎出吉克隽逸作为一个歌手不断成长、蜕变、进化的轨迹。”

  答:坂本龙一,非常厉害,他也是尝试着去除掉音乐中的标签,将各种不同的音乐元素混合起来而不去建立界限,他个人对于电子、摇滚、爵士等多重音乐风格极具灵感的把握让我非常喜欢。

  9月29日,吉克隽逸“世界公民”演唱会在凯迪拉克中心M空间完美开启,这不仅是吉克隽逸的第三张个人专辑《世界公民》发布的前哨战,同样也是Billboard China

  对于“公告现场”来说,将预算和精力更多地花在声音的表现和内容的雕琢上,成为了通过《世界公民》演唱会的实践所得到的宝贵经验。在这场演出中:歌手、导演组、制作方和观众——每个人都得到了成长和快乐。“公告现场”用充满热情的投入,周而复始的沟通,做到了将音乐人的灵魂呈现在观众眼前。目前,billboard China已经在积极地联系更多歌手,这样的制作理念将会继续带来怎样的精彩演出,关系着一种新的演唱会制作思路的发展。这会给中国的演唱会行业注入崭新的能量。

  1.吉克已经和很多国内外的音乐人合作过了,那目前还没有合作过的音乐人、制作人里面,最想合作的是谁呢?

  吉克隽逸本人在这场演出中没有收取任何演出费。对她来说,《世界公民》演唱会不只是一场演出,更是自己的一个重要的作品。在演出前她每天跑步8公里来锻炼体能,认真地对待每一次制作会议和排练,并最终在9月29日用最好的声音和精神状态,完成了这一场无限接近完美的演出。她用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去雕琢这部作品,才最终带给了观众两个小时浑然天成的美好。当演出散场,录音室版的《孔雀》回荡在M空间的空气中时,我们能够清清楚楚地比较出:现场版本做出了更大的起伏,更华丽的表演和更强烈的冲击。

  2018年,中国的演出市场进入寒冬。大型演唱会接连亏损,而1000~2000人规模的“小而美”演唱会可能将逐渐凭借较为低廉的场租及其带来的比较便宜的票价而更加受到市场欢迎,成为更主流的做法。这几年,许多较受欢迎的独立音乐人、民谣歌手都验证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

  正因如此,《世界公民》中的歌曲采用了数种不同的语言来演唱。汉语、彝语、英语乃至西班牙语。其中的准绳仅仅是这种语言更适合表达歌曲的情绪和意义。“存在于这个世界里所有美妙的令人兴奋和感动的音乐我都会与大家一起探索、挖掘。”吉克隽逸谈到新专辑时难掩兴奋。对于她来说,让自己的作品超越语言和地域的限制,用唇齿间的旋律和节奏直接传递灵魂中的快乐,令她在音乐中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潇洒境界。这样的体验足以令任何一个与音乐相伴的人快乐。

  答:我个人更喜欢现场。现场音乐的那种震撼力是录音室版本给不了的,而且舞台上的我可以有无限种可能,这就是现场的魅力。好的现场音乐甚至可以超越录音室版本后期制作出来的音质和乐器演奏水平,这也是我未来需要努力的事情。当然,不管是录音室还是现场,我一直都是认真对待,我觉得这是对听众最好的尊重,做好一件事需要能力,更需要态度。

  “公告现场”则率先开启了让更多流行歌手开始做中型演出的实验。《世界公民》的精彩不仅为“公告现场”立下了标准,更是给全中国演唱会制作者的一个有益的启示。

  答:会。因为我一直都喜欢尝试新的东西,现在也接触了很多厉害制作人,有了解一些创作方面的知识,包括生活阅历啊,这些也会给我带来新的东西和灵感,所以未来会想要试一试。

  公告现场的制作人刘文佳透露:最初公告现场的设想是要和Billboard在中国建设的公告牌榜单挂钩,邀请在榜单上表现优异的歌手来做现场的音乐表演。但事实上——当时市场上仍然缺失基于音乐大数据的公正权威的榜单。

  然而作为一个现场品牌的第一场演出,《世界公民》演唱会的制作并非从一开始就一帆风顺,演出的基调、规模、成本都需要在这第一场中给出定义。更何况林林总总的细节敲定下来需要不断的讨论与磨合。

  吉克隽逸对一开始的演出歌单做了很大的改动,才会有这样一场以新歌为主的新颖演出。她以对自己歌曲的了解,对于节目的排序和衔接提出了很多具体的建议。导演组在试过之后发现效果的确非常不错。“她始终以一个音乐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她对于作品之间那种情绪、节奏的匹配性有着很精准的把握。所以她提出的建议才会那么有效。”

  经过长时间的寻觅和讨论,Billboard和吉克隽逸达成了双向的选择。在Billboard看来,吉克隽逸是华语音乐世界中很不寻常的一位女歌手:她的外形、音色、演唱方式、作品的调性,始终在超越着华语流行音乐固有的框架。和Billboard的本身多元、国际的气质相当吻合;从吉克隽逸的角度看来,billboard是一个代表着音乐上的权威性和专业性的机构,而公告现场想要做的那种减少外部附加,全力呈现纯粹音乐的演唱会也正是她想要的。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而这一切却是为了一场live house情境的演出而准备:演出一开始,实时镜头将化妆间里的吉克隽逸传输到现场,她将自己的歌词用口红写在化妆镜上,并轻松自在地歌唱着。这样的序幕立刻令人感到整场演出有着不同寻常的调性。整个上半场,吉克隽逸是安静、清爽而温暖的。细腻的慢歌、简洁的编曲和较多的说话部分,歌手与观众的距离十分地近。

  演唱会之所以会成为一种经久不衰的演出形式,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音乐在现场能够散发出的能量会比透过录音所能传达的要多得多。但很多时候,一些演唱会的制作思路往往是通过大场面、群舞、造型、声光效果这些外部的手段来刺激感官,而音乐的编排,歌手的演唱反倒成了配角。这样的演出一方面成本高企、票价昂贵,另一方面它是否真正具备触动人心的效果还要打个问号。

  在歌手和billboard这样的共同投入和把控之下,这一场现场完成的音乐作品才可以谈得上有了“灵魂”。

  答:应该是更敢于做自己喜欢的了吧。也是因为出道这么多年,一直在挖掘自己的潜力,也一直在不断突破,一步一步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音乐,做起音乐来也更加从容,这也是一种自由啊。

  无论是第一次听到新歌的吉克隽逸的歌迷,还是原本就不了解吉克隽逸的新听众,都享受到了音乐所带来的好时光。以《孔雀》为首,《世界公民》中的新歌大多数取得了非常棒的现场效果。曾朝乾此前从未试过和歌手花如此多的时间去沟通和商讨。作为Billboard China制作的“公告现场”系列的第一场,《世界公民》确实开了一个惊艳的好头。《世界公民》的导演曾朝乾从90年代魔岩唱片的一系列校园巡回开始,就一直在进行演唱会的策划和把控,他坦言自己从歌手那里得到这场《世界公民》演唱会的歌单时,看到这么多完全陌生的新歌,心里是有些忐忑的。”曾朝乾说,他甚至反问记者:“当你第一次听到《孔雀》的时候,你会因为它是一首新歌而降低对它的评价吗?”事实证明,导演的自信有着坚实的凭据。是我们——华语世界的演唱会导演们,以前和歌手聊得太少。在他丰富的从业经验里,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任性”的曲目安排。”他说,“我们之前总以为歌手对于自己的演出会是什么样子天然就会是清楚地,但并不是这样,只有花更多时间去沟通和解释,他们才会真正进入到这个演出的情境中来,全心全意地信任我们。“但试过后我才发现,这样做才是对的。难得在互相的欣赏下达成了这一次的合作,导演组并不希望失去这一份信任。但少为人知的是:2016年,当早已在北美确立了权威音乐榜单地位的Billboard来到中国后,首先想要开展的业务之一就是公告现场的系列演出。

  在第二次提案的过程中,导演组把他们设想的每一个细节都细细地讲解,他们注意到歌手眼中逐渐绽放出喜悦的光芒。提案结束,吉克隽逸的掌声令导演组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稍许落到了地上。而吉克隽逸在对演唱会的方案完全认可后,也开始积极地提出自己对于演出的种种想法。信任的火种点燃后,沟通的大门就此打开了。

  但对于曾朝乾和他带领的公告现场团队来说,将这样洒脱的灵魂完全地呈献给来到现场的观众,却需要经历曲折的过程。

  常看演出的人都知道,M空间是北京的众多演出场馆中较小的一个。仅能容纳2000人左右的空间刚刚能够达到一场“演唱会”的门槛。然而置身《世界公民》的演出现场,能够感受到的最大的讯息就是:这场演出是以万人演唱会的心态去打造的。演出的视频制作与流程设计几乎可以直接搬到工体这样的大型户外场地来应用。而制作方billboard在这场演出中也租用了额外的音响和灯光设备,这在此前M空间的演出中是罕见的。

  当曾朝乾导演最初接到了这个案子,他对演出的规模和性质多少有些迟疑:“最初我的设想可能是会把演出做成一个比较简洁的,有些类似iTunes live的样式。会像一个标准的西方模式的live house演出。”

  吉克隽逸在谈到自己的第三张专辑时说:“《世界公民》的概念就是音乐的自由,一切音乐只是情绪使然。当下我是什么心态,想要展示什么给大家,我就会放进音乐里,我不会给自己限制、标签。舍弃这些外在的东西,舍弃音乐的国籍、人种、地理位置……而是用纯粹的情绪来划分我的音乐世界,用心去感受好音乐给灵魂带来的触动。”

  “但是我们到了今年还是下定决心,不能把公告现场一直拖延下去。”刘文佳说,“所以不管榜单是不是到位,我们就先开始把公告现场做起来了。”

最新推荐

  • 蔡徐坤也没能拯救成龙新

    沈腾近两年的电影,票房和口碑齐飞,《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等等一众喜剧电影的大卖,奠定了他新喜剧之王的地位,加上这次和宁浩、黄渤、徐峥三位铁三角

  • 山寨吉克隽逸与本人相似

    据悉,吉克隽逸从《中国好声音》(在线观看)成名后,推出了三支中文单曲以及英文歌《spoonful》,还受邀赴美国与西海岸饶舌教父Snoop Dogg合作最新英文单曲。随后,她又凭借国际化的

  • 悬壶济世数十载 创新传承

    我省小儿结核病发病率、病死率居高不下,早期诊断及早期、规范化治疗是降低病死率、提高治愈率的关键。但儿童结核临床表现相当不典型,一旦典型已属于晚期病死率高。早期诊断

站长推荐

  •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会长潘

    公园城市不等于公园与城市的简单相加,也就是说,绝不是在城市里规划建设几个公园这么简单。那么,公园城市怎么建设?这也是潘家华在论坛现场抛出的第二个问题。12月28日,在中

  • 吉克隽逸上2016央视春晚歌

    2014年1月30日,北京,马年央视春晚举行。魔术师YIF表演魔术时,被眼尖观众发现穿帮镜头。图为穿帮镜头1:钱后有阴影,疑为两张钱。 2014年春节是几号?2014年春节放假安排暂无,最终

  • 组图:鞠婧祎长发飘逸现

    新浪娱乐讯 2018年12月28日,鞠婧祎从上海虹桥机场出发,身着蓝色外套的她看上去清新甜美,手里拿着粉丝送的大白兔抱枕。(SIPA/摄影) 新浪娱乐讯 2018年12月28日,鞠婧祎从上海虹桥机